新闻中心

曝光这26个诡异的新冠感染病例!从新疆喀什疫情说开去......

日期:2020年10月29日 浏览:

新疆喀什疫情已经过去了5天,从官方的通报情况看,至今传染源头和传播路径依旧不明。不明其实倒也没什么,毕竟需要时间,但如果连方向都还没有锁定的话,这波疫情就很诡异了。

和以往国内的任何一波新冠疫情相比,确实很诡异。就说最近的两次,北京和青岛。北京第一时间在新发地批发市场内检测出新冠病毒,锁定进口食品冷链运输这条潜在的、可能的传播链,这是方向,后来也证实。青岛在很短的时间内锁定是医院内交叉感染,这是方向,后来同样证实。喀什的方向又是什么呢?不知道,至少从目前当地的通报来看还不知道。

是和几个月前的乌鲁木齐疫情有关联吗?当地说没关联。

是因为被感染的冷链食品导致的疫情吗?感染者无冷链接触史。

是因为野生动物携带病毒再传染给人吗?感染者无野生动作接触史。

那究竟是什么引发的疫情?传染源到底是什么呢?不知道,还是不知道,一切都在溯源中。

拨开喀什疫情迷雾,终归是要聚焦“物”和“人”。

先说物。有没有可能是物传人?有。但在排除了冷链、野生动物外,还有什么物能成为新冠病毒的传播介质呢?喀什这波疫情会不会继北京之后,又有新的发现,发现除冷链之外的新的传播途径?新疆当地的通报说在发现的这些感染者中与当地一家服装厂关联度较高,这家工厂主要从事服装加工和销售,以制作休闲、运动服等为主。但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服装厂的物件和环境好像并不适合新冠病毒生存,物传人在这里似乎又行不通。看看后续当地流调怎么说吧。

再说人。有没有可能是人传人?服装厂的工人感染新冠后再把病毒带入工厂,这种可能性也是有的。但问题的关键是,把病毒带入工厂的工人自己又是如何感染新冠的呢?

孟加拉国《当代日报》10月26日报道的26个病例,很诡异,我们觉得很有意思,或许能为新疆喀什疫情提供一些借鉴和参考,特别是对我们国内疫情的整体防控是很有益的。

大致情况是这样的:孟加拉国有25人出现新冠肺炎的二次感染,1人出现新冠肺炎的三次感染。他们第二次、第三次感染时,身体更虚弱,发烧、身体疼痛和咳嗽等症状比第一次感染时更明显。该报重点介绍了一名叫尼哈尔·罗琼·达斯的医生,今年4月感觉发烧、身体酸痛,便做了新冠肺炎的样本检测是阳性,当时症状轻微,在家里隔离9天后,再次检测,结果转为阴性;7月份,尼哈尔第二次感染新冠肺炎,症状比第一次感染时严重,居家隔离,自行服用抗生素和扑热息痛退烧后,核酸检测为阴性;10月份,尼哈尔第三次感染新冠,这次症状更加严重,身体也更加虚弱。

这些诡异的病例给我们什么启示呢?孟加拉国流行病学疾病控制与研究所的首席科学官阿拉姆吉尔博士表示,在首次感染新冠病毒后的六个月内,病毒可能会在病人体内休眠,并造成病人的二次感染。这种情况确实非常令人担忧。具体情况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再回到新疆喀什疫情,那么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当地曾经感染过新冠的患者在核酸转阴后,体内的病毒并没有真正清除,而是潜藏了起来,时隔几个月后,再次变成了核酸阳性,继而引发了这起疫情?

客观地说,这种可能性应该比较小,因为我们国内对新冠患者的治疗应对是中西医结合,迄今为止也没有报道出现有二次感染新冠的。但没报道不代表没有,可能性小不代表没可能。不排除新疆喀什早期就有年轻人感染新冠病毒后无症状,病毒在体内潜藏了起来,时隔几个月后出现阳性。

要确定这种可能性,就需要新疆当地的流调人员排查一下喀什这波疫情的所有感染者中有没有人是二次感染?如果有,那这种可能性就很大。

孟加拉国的这26个诡异病例对我们最大的启示,我们觉得是体现在对我们国内整体秋冬季疫情的防控上。大家想一下,国内二次、三次感染新冠的病例迄今没有发现,但境外有啊,而且不止孟加拉一个国家,美国、荷兰等国家都有发现。而我们秋冬季疫情防控的一个重点就是防输入。如果出现这种早期感染后经治疗转阴、新冠病毒在人体内休眠潜伏了起来、核酸又测不到、不知何时发病的入境人员,我们又该去如何防控呢?这样的“定时炸弹”,不得不防!

这里倒不是歧视入境人员,而是境外的很多国家疫情应对不力,感染人数几何倍增,除了医疗机构被挤兑外,在西医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对新冠患者基本谈不上什么治疗,很多情况下就像孟加拉国那位连续三次感染新冠的患者一样,大都在家自行应对、毫无办法,病毒在体内潜伏休眠的机会大增。而我们国内的不一样,是中西医结合应对,尤其中医药更是有独特的优势,所以国内二次感染的概率要低得多。

总之,在对入境人员核酸检测的基础上,增加一道抗体检测或许会更保险。今天就说这些吧。


始终坚持以病人为中心,优化服务流程, 提高医疗质量,保障医疗安全。以舒适 的住院条件,普通的收费标准,努力打 造一个老百姓满意,放心的医院。

咨询热线

6266120

地址:扶沟县园区3号路南侧